文章的價值

□楊世宏

  《左傳》記載叔孫豹在回答范宣子什么是死而不朽的問題時說: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雖久不廢,此之謂不朽?!币馑际钦f,人生在世有許多事情要做,但最有價值,能夠流傳下去,經久不廢的事情只有三件,這就是廣布恩德、建功立業和著書立說。這里的“立德”、“立功”、“立言”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“三不朽”,它是儒家最高的人生理想。儒家認為,任何一個有限的生命,只要在這三個方面或其中一個方面有所建樹,就能化短暫為永恒,獲得精神的永生??梢哉f,古往今來一切有抱負、有作為的知識分子都在自覺不自覺地追求著立德、立功和立言,追求著在有限的此生實現無限的可能。當然,他們的首選或許不在立言,即做學問,寫文章,但當立德、立功的愿望沒有達到或沒有條件去實現時,就會竭盡所能去實現立言的夢想。
  在一定程度上,立言也是為了更好地立德和立功,因而有時也就顯得更為重要和迫切。對此,魏文帝曹丕有一番精辟獨到的見解和認識。他在著名的《典論·論文》中指出:“蓋文章,經國之大業,不朽之盛事。年壽有時而盡,榮樂止乎其身,二者必至之常期,未若文章之無窮?!彼J為文章是關系到治理國家的偉大功業,是可以流傳后世而不朽的盛大事業。人的年齡壽夭有時間的限制,榮譽歡樂也只能終于一身,二者都終止于一定的期限,不能像文章那樣永久流傳,沒有窮期。在這里,曹丕對文章和文人更是高看一眼,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和贊美。就文章的作用和價值而言,曹丕算是把話說到家了。
  李白也說過類似的話。他在《江上吟》中說“屈平詞賦懸日月,楚王臺榭空山丘?!鼻脑~賦代代流傳,如同日月般熠熠生輝;而楚王建造的水榭樓臺早已蕩然無存,如今只有那滿目荒涼的山丘了。比李白晚生一百多年的薛逢也在《悼古》中感嘆道:“漢武玉堂人豈在,石家金谷水空流?!笔堑?,一切高堂華屋、富貴尊榮都將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湮滅,而飄逝,惟有人類偉大的精神創造——詩賦文章能夠代代相傳,永恒地存在于人們的記憶當中。不是么,三皇五帝、秦皇漢武、唐宗宋祖,他們的功業何在?英名何在?還不是存在于文章當中,史書當中,人們的記憶當中。由此說來,立德、立功者即便在當時影響極大,功德無量,如果沒有立言者為他們評功擺好,樹碑立傳,或者他們自己不能著書立說,那么,他們遲早也會被世人所遺忘。人以文傳,文以人傳,歷史傳下來的,后人所知道的,大體都是有文本、有記載的。如果沒有《論語》《道德經》,孔子、老子的思想我們就無從知曉;如果沒有《出師表》《三國演義》,諸葛亮在人們心目中就不會有如此崇高的地位和影響;如果沒有《詩經》《楚辭》,我們就難以了解那個時代的詩人心靈;如果沒有唐詩宋詞,我們用什么來品讀當年的風情與美麗?如果沒有史志報刊,我們又何以知過去,曉現在,明未來?正是有了文章的記述才讓某段歷史、某個人物、某種思想和情感在讀者眼前清晰起來,豐滿起來,鮮活起來,從而給人以精神的滋養和前行的力量……然而,我們又不能不說,歷史上杰出人物的杰出貢獻何其多也,但大多因沒有文字的記載而淡出了人們的記憶,這不能不說是一件遺憾的事情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文章的作用實在是巨大的、持久的,文人的功德實在是難以估量的。對此,唐朝的劉禹錫體悟最深,他總結道:“世上功名兼將相,人間身價是文章?!鼻宕狞S景仁也說:“文章草草皆千古,仕宦匆匆只十年?!奔词钦f,世人趨之若鶩的仕途,其實遠不如文章具有永久價值。
  也許正因為這樣,著名學者、散文家余秋雨先生才在一次演講中特別指出:在現實選擇面前,不要說一般凡夫俗子,就連一些赫赫有名的人物當時未必就明白何者更重要,更有價值。屈原不明白,他寫的楚辭比他與楚懷王的關系重要;李白不明白,他寫的唐詩比他成為永王的幕僚重要;李清照不明白,她寫的宋詞比她追隨流亡朝廷表明亡夫的政治態度重要。這,應當不是文人的夸大之辭、自慰之語吧?
  需要指出的是,這里的“文章”是一個寬泛的概念,文學只是其中的一個部分。在我看來,一切反映客觀事物,表達主觀感受的有組織的文字都是文章。這樣的文字自然可長可短,形式不限,但其指向一定應該是有意義、有價值的。古人說“言之無文,行而不遠”,我們是否也可以這樣講,只有有價值的文章才有存在的價值,也才能流傳久遠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責任編輯: 孫瑞

相關文章

极品嫩模酒店口爆25厘米_97色在色在线播放_日本中文一二区有码在线